--- 品牌江蘇門戶網站
當前位置: 首頁 >> 品牌管理 >> 品牌人物專訪

武長江

武長江:國學與商道


武長江:北京大學民營經濟研究院咨詢中心主任、國學文化學者、商道管理學者,中國國學商道智慧的倡導者和推動者,也是國學商道終極智慧文化傳播的踐行者,徹底顛覆傳統企事業培訓學習內容的庸俗觀點和狹隘理論,指導人們運用人生六度(高度、深度、寬度、角度、速度、密度)處理解決各種矛盾和管理難題,引起商業、政府等各界巨大反響。

20141030日,武長江出席民營經濟與品牌泰州高峰論壇,記者借此機會對他進行采訪。

記者:我剛剛聽了您的演講,您是對道家研究比較多么?

武長江:不,易道兵儒佛法六韜鬼谷,我都研究。我這次演講只有四十分鐘,我只能說這些,如果要把所有東西都談完的話大概需要兩天。實際上,道也沒談幾句,今天就是圍繞道談談社會。

記者:您是怎么想到把國學應用到民營企業上來的呢?

武長江:人的發展實際上是一種哲學,但是一般人不懂得人生哲學。既然我們來到這個世界,我們要怎么做,既然我們做了,要怎么做好。你會發現人生總是有高有低,有大有小,又貴又賤,有榮有辱,有成有敗,這些問題都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?實際上這是一個大課題,只要能懂這個大課題的人,他的智慧和他的人生都會很富足,如果不去想這些,只是悶頭做事,你會發現,他可能成為某一類行業的專業人員,或者農民工中的一份子,畢竟我們社會什么工作都要有人干。他們可能也思考過我也想知道我能做什么,我也想知道我如何能做好,但我做不到。那是做不到的問題,想是想的問題,首先要想,之后才要努力去做到,之后才要努力去做好,這是一個順序問題。所以說把國學融入到我們人生,我們不僅能成就個人,還能成就社會,還能成就人類文明。舉個很簡單的例子,如果你不學這些東西,你的人生掙了一百萬,如果學了這些東西,你的人生掙了一百億。那你想想,這個中的價值,豈是能用金錢衡量的?

記者:但是我們現在接受的很多教育都是先做實事,這些理論很多在人眼中都是天馬行空的想法。

武長江:這個社會懂得這些東西的人太少了,太少的原因是我們中國經歷了一百多年的屈辱歷史,實際上按照清朝當年的發展趨勢,如果能夠合理轉型,跟國際接軌,走一點很前衛的道路話,那我們可能現在能很快地過渡到社會主義。但是我們那時候很封閉,沒有接受新的思想,八國聯軍,包括日本對我們進行侵略。在這個過程中,我們的中國文化就被打斷了層,也就是這一百多年,我們的父輩,父輩的父輩,他們身上的這種國學文化都被打沒了。那個時候的文化典籍都是仁人志士拼命保護的,如果把國學商道三十年前拿出來,它是不適合的,因為那個時候正是改革開放,改革開放的初期,是個忘我的時期,那個時期的人,不問黑白,不問東西,所有的人都有極大的欲望去爭取財富,在你去爭取財富的時候你也實現了個人的富足,國家的富足,但這也只是一部分的人。

記者:您覺得國學應用在這個時期剛好是合適的?

武長江:那相當是,你如果放在鄧小平時代那不適合,那個時期提倡鄧道。宇宙的形成,太陽的形成,星系的形成,最初都是不規則的,包括地球的形成,最早都是混亂的,由混亂走向有序。我們的國家改革開放也一定是先從混亂走向有序,因為只有混亂才能激發出強大的張力,有序是文明力。所有的事物都必須是從低級到高級,從不文明到文明,文明力很強,但它必須是從低級進化而來的,到一定的時間才能體現文明力,如果放在三十年前,人們還處在愚昧的階段,讓大家施展文明力施展不出來,也沒有那個條件,所以說,目前國家富足了,一部分人先富起來,先富起來的這些人就在想如何幫助那些暫時還沒富足起來的人。

記者:幫助另一部分還沒富起來的人,這中間還是需要很大的情懷在里面。

武長江:第一階段,實現個人價值,人都是這樣追求,當個人價值實現的時候只是小我,就像道德經所說的,你自己吃飽了喝足了,無數的金錢,無數的欲望,無數的享樂,這只能造成自己死亡,什么樣的才叫偉大的人生,什么叫文明的規律,就是你自己吃飽喝足了,但是不能陶醉在欲望當中,你得想想如何去幫別人,在你幫別人的時候,你看似忘我了,實際上忘我是實現最大的我。

記者:您在剛才的演講中說,我們的企業家不能只滿足自己的欲望,而是需要做一個儒商,您對儒家思想影響商業是怎么理解的呢?

武長江:我們每個中國人民的血液里都流淌著儒家思想,文化是血脈。它在我們的基因和血液里流淌了幾千年。就好像馬云,他多大的德,他帶領了一百萬個曾經一無所有的小企業主成就了百萬千萬的利潤,馬云一個行為成就了一百多萬人,他就是儒商,這是多大的仁義啊。

記者:除了儒家和道家思想,您覺得還有哪些國學理論是對我們經商有指導意義的?

武長江:剛才說的馬云帶領上百萬的小企業主發家致富是仁。緊接著就要講市場,做生意總得賣出去吧,市場用的是兵家思想,兵家智慧講究的是博弈,比如說賣手機,蘋果也賣,三星也賣,小米也賣,華為也賣,那就是誰的市場能力強,誰牛,誰的研發能力強,誰牛,誰的科技能力強,誰牛,實際上這都屬于兵家的范疇。如果把兵家的博弈用好了,那想想,鬼子都能打得敗還打不敗對手么?軍事都能贏得了還贏不了商業么?

記者:所以說國學的應用面可能很廣,不僅能應用在中小企業,它還對哪些方面有比較大的影響?

武長江:包括做營銷做市場,包括做工作,包括談戀愛,它的效果無處不在。我之前一直研究的“易經與識人懂人用人”、“儒家與人性化管理”、“兵家與市場營銷”、“法家與制度激勵”、“道家與商業帝國”、“佛家與人生幸?!?、“陰陽與夫妻之道”、“國學與子女教育”、“文明與黨政廉潔”、“規律與協會商會”都是這方面的案例,可以說,國學可以應用在任何地方。

記者:是一個什么樣的契機讓你愛上國學,并且用國學來指導生活和事業的方方面面呢?

武長江:我覺得這是一種緣分,佛家講究“緣”,在我二十幾歲的時候曾經有個佛家大師指點我,說我人生最大的就是善,這種善讓我見不得人吃苦,因而我愿意通過對國學的研究找到對人生和事業的解答。

上一篇:張怡璠
下一篇:李宴墅

更多>>學會動態

更多>>品牌江蘇產業聯盟

Copyright © 2012 jsbrand.com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品牌江蘇門戶網站 版權所有 蘇ICP備16062476號    技術支持:嘉碩網絡    南京網站建設

    
bb视讯哪里玩靠谱 江西快三彩票下载 休彩江苏7位数 山东时时彩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 11选5最准的计划软件 六合图库官方网站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54期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 ds真人app-点击登录 上海快3遗漏号码查询 广东快乐10分人工计划 海南飞鱼在线开奖结果 河南快三22的最大遗漏 百家乐详解_Welcome 北京时时彩怎么买都是输 内蒙古快三实时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三星和尾图 Produced By 嘉碩網絡